草莓视频第3方

   随着时间的过去。

   七尊大帝都渐渐想起了九州人族,以及九州三皇和九州十二帝。

   因为他们在阳间,实在是太过恐怖了,就连冥天都无法忽视他们的存在。

   他们的影响力贯穿古今。

   无人能及。

   虽然说,有三位大帝并不是降生者,但依旧听说过九州三皇,以及九州人族的事迹。只是他们没有想,九州三皇比他们想象中,还要恐怖得多。

   超越皇境的存在?

   他们不相信。

   即使现在已经证实了皇境的存在,但并不等于有超越皇境的存在。冥天与阳间乃是一阴一阳,既然阳间有超越皇境的存在,为何冥天连个皇境都没有?

   据降生者所传的消息,阳间是有不少皇境。

   正因为降生者的存在,他们才能够知道帝境之上还有皇境,只是一直没有寻到皇境的痕迹,甚至让降生者都怀疑了而已。

   虽然说,圣境、帝境的降生者,基本能够恢复前世的记忆。但是,有些涉及到造化的记忆,则是被莫名地斩断了。

   清纯美女化身森林中的精灵

   即使是帝境降生者,对于造化亦知之不多。

   这便造成了,冥天对于皇境的认知,存在着一定的偏差,甚至质疑皇境的存在。这主要是因为,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冥天诞生过皇境,既然没有诞生过,自然就没有皇境……

   其实就连“造化”二字,都是降生者所带来。

   要不然,冥天根本不知道,皇境涉及到造化,以及称之为造化圣皇。

   “这么说,老师是九州人族?”

   一名大帝有些诧异道,随之化为魁梧的人形,好奇看着混沌深处的白衣身影。

   原来老师来自九州人族,怪不得能够执掌造化。

   虽然说,不管是阳间,还是冥天里,现在的九州人族并不算什么,就连强族都算不上。但是,谁都无法否认九州人族曾经的辉煌,曾经的恐怖……

   “老师?”

   后来的两尊大帝愣了一下,便疑惑看了一眼五尊大帝。

   化为人形的大帝,立即知道自己的失言,便道:“我觉得老师乃是传说中的造化圣皇,就打算拜其为师,学习造化之道。”

   “造化圣皇?”

   后来的两尊大帝微蹙着眉头,便道:“不一定便是,倒有可能是天帝。虽然说,天帝亦为帝境,但是据传言,天帝的战力,并不差于造化圣皇。”

   “这只是传言,岂能当真。”

   有大帝摇摇头,天帝的战力岂能与造化圣皇相比?

   这毕竟相差了一个大境界。

   即使天帝再强,亦不能跨过一个大境界吧。

   这便如冥王境再强,即使可一当百,但是无法跨过一个境界与圣境相当。

   “天帝虽然强,但应该不如圣皇……”化为人形的大帝道,“若是天帝比圣皇还强,何须走圣皇之路?直接走天帝之路不就好?”

   “哈——”

   有大帝蓦然一笑,道:“说得天帝之路,便在眼前般。”

   “虽然天帝之路存在,但是天帝之路亦不好寻,若是能够寻到,早就有无数人走了。”

   “天帝之路并不比造化之路好寻。”

   “两者皆是缥缈无踪。”

   “不可寻。”

   虽然天帝之路的确存在,早已经证实,甚至不止出过一尊天帝。但是,天帝之路并不见得就比造化之路容易,特别是对于远古时代之后的时代。

   对于远古之后,天帝之路犹如断绝了般。

   这时,一尊后来的大帝微微蹙眉头,似乎想起了什么,就道:“我突然想起了阳间,一句话关于天帝和圣皇的话。”

   “何话?”

   “天帝掌杀伐,圣皇主造化。”那尊大帝道,“这说明,天帝的战力,并不比圣皇差,甚至有可能比圣皇更强,掌杀伐三字足以说明一切。”

   “咦,我倒是想起了,阳间的确有这样一句话。”

   有大帝点点头,猛然从记忆的深处想起了,“据我所知,似乎阳间的天帝,比造化圣皇更要少见……”

   “这是说,天帝比圣皇还要可怕?”

   有大帝愕然,哭笑不得的样子,怎么说着说着,天帝就比圣皇可怕了?

   “天帝掌杀伐,圣皇主造化?”

   倒是有大帝认真揣摩起来,一个是掌,一个是主……

   “对了,既然九州三皇和九州十二帝皆死,他们会不会在冥天降生?若是在冥天降生,时间过去如此久,总会有人成长起来……”

   有大帝说到此,就猛然停下来。

   此刻,他的目光落在混沌深处,那个白衣身影身上。

   这个白衣人,难道就有可能是九州三皇或是九州十二帝之一?

   一般来说,生前乃是恐怖的人物,在冥天比其他生灵,有更大的机会成为大帝。

   “难道他……”

   七尊大帝都思索起来。

   “会不会是九州三皇之一?”

   有降生者大帝道,若真是九州三皇之一,他们能够拜其为师,还真是三生有幸。

   只有降生者,才能意识到何是九州三皇。

   九州三皇的辉煌,真的贯穿古今,乃是后世无数大帝,乃至是圣皇的膜拜对象。虽然九州三皇死了,但依旧是阳间所有生灵的楷模……

   在阳间,时刻有大帝,乃至是圣皇,在模仿九州三皇,欲建九州三皇之功。

   但是。

   无一不失败了,就连天人族亦如此。

   虽然现在的阳间,乃是天人族统治诸天,但是他们亦在模仿九州三皇……

   可惜,他们无法像九州三皇那般,让诸天万界臣服。

   “九州三皇,分别为天、地、人三皇,那他会是哪一位?”有降生者大帝好奇起来,这毕竟是传说中的无上存在,超越皇境的至高存在。

   今日有幸一见,还是三生有幸。

   “虽然九州三皇和九州十二帝,乃是无比恐怖的存在,但是他们不一定能够降生。”有大帝却摇摇头,道:“反而有可能是彻底灰飞烟灭了。”

   “即使不是彻底灰飞烟灭,降生的机会亦不大。”

   “或许他根本不是其中一人。”

   “看那风采,我反而觉得他是三皇中的其中一位,甚至有可能是地皇。”化为人形的大帝道,他越来越觉得白衣人,便有可能是九州三皇中的地皇。

   “地皇?”

   “其实,我还是好奇,既然他们乃是超越皇境的存在,那么是如何死的?按理来说,阳间根本就没有生灵,能够将他们杀死,要不然亦无法统治诸天万界……”

   “这是太古未解谜,世间无人可知。”

   “或许天人族会知道一二。”有降生者大帝迟疑一下就道,“传言,九州三皇的死,便与天人族有关……”

   九州三皇的死,对于阴阳两界来说,的确是未解之谜。

   或许只有天人族略知一二。

   其实对于封青岩的来历,他们真的猜对了,他的确是九州地皇。当然,这只是乱猜,根本就没有证据,只是凭感觉而已。

   除了他之外。

   九州天、人二皇和九州十二帝中,没有一人降生冥天。

   其实就连是九州的圣皇和九州的大帝,都没有几人降生冥天,几乎部葬于天之南和地之北。

   葬于天南,是为了镇守九州之天。

   葬于地北,乃是为承载九州之地。

   他们生前九州征战诸天,死后亦默默庇护九州,只管生人之事。

   正因如此,这才导致,即使九州死了那么多人,有那么多伟大的陨落,却在冥天却依旧混得不怎么样。

   若是按正常的降生,九州绝对有能力成为霸族。

   可是他们只能管生人之事,甚至连生人之事都管不了,如何去管死后之事?

   而且,也不是不管。

   不管怎么说,封青岩终于来到了冥天。

   当地府降临后,有绝对的力量横扫冥天,甚至是统治冥天。

   这是不管?

   这甚至是一步到位。

   若是按正常的降生走,根本就无法演化轮回,亦建不了地府。

   “现在九州人族诞生了圣皇,看来天人族有难了,还想成为冥天的第十一霸族?”有大帝蓦然一笑,九州人族与天人族之仇,乃是不可调和的血海深仇。

   两族之间,只能活一族。

   现在九州人族诞生了圣皇,那么只能是天人族灭绝了。

   自上古以来,天人族表现得比霸族还要霸族,倒是惹得不少霸族不满。但是传言,天人族中,有可能不止一尊大帝,倒是让不少霸族忌惮起来。

   天人族中,到底是一尊大帝,两大帝,还是三尊大帝,没有人知道。只知道天人族自上古以来,发展得很快,犹如得到冥天气运的眷恋般。

   圣境犹如雨后春笋般。

   其实,大部分降生的种族,在阳间都与天人族有仇。但是,天人族的追随者,或是盟友亦不少。

   而且阴阳两相隔了。

   这时,封青岩收服了禁忌,但禁忌蜚,到底有没有心服口服,便不得而知。

   但表面上,至少是心服口服了

   此刻他拍了拍禁忌,让禁忌蜚缩小魂体,最后变成三丈左右的巨牛。但是,它的四蹄上,还是锁着四根乌黑的锁链,让它无法离开。

   它示意了一下蹄上的锁链。

   但是封青岩并没有破开,只是上前看了看,就道:“你毁了孤竹域界,就如此揭过?”

   禁忌蜚愣了一下,不就是一个域界吗?

   冥天里,域界多的是。

   而且,在冥天里,最不缺的就是生灵,每日都不知道有多少的生灵降生。

   除了降生外,魂体亦可孕育生灵。

   所以说,在禁忌蜚的眼里,一个域界的生灵根本不算什么,这值得惩罚它吗?

   其实在七尊大帝眼里,一个域界的生灵亦不算什么。

   他们最多就是一声叹息而已。

   但是,在封青岩的眼里,一个域界的生灵就是一个域界的生灵。他们乃是一个域界中,无法替代的存在,有着自己的人生……

   他们死了,就彻底死了。

   不可再生。

   其实最主要的是,他根本无法破开锁链。

   他真的只是冥士境而已,如何破开能够镇压禁忌的锁链?还有,若是破开了,禁忌跑了怎么办?

   他追得上吗?

   或许追得上,但是他收服禁忌,还是主要靠吓。

   他不可能时刻保持着无敌之“势”,还有若是无敌之“势”不现吗?毕竟他现在并没有掌握,只是被动出现。

   这四根锁链,封青岩亦无法看出什么,看了片刻,就道:“能够让孤竹域界恢复过来吗?”

   禁忌蜚摇了摇牛头。

   它只会破坏,如何懂得让天地恢复过来?

   “对了,你在此被镇压多久了?”

   封青岩有些好奇问。

   “千万年之久了吧?”

   禁忌蜚想了想,就道:“不记得了,总之就很久了,若是按照现在的时间来推算,应该是远古时代吧。”

   “远古时代?”

   封青岩蹙着眉头思索起来,沉吟片刻就道:“你可知道你同伴的存在?说说它们都在何处……”

   “不知道。”

   禁忌蜚道,说着时,忍不住看了一眼天宇。

   “你在想什么,我都一清二楚。”封青岩淡淡道,同时瞥了一眼天宇,“它应该是阴阳十六禁忌中,唯一没有被镇压,甚至不为人所知的禁忌吧?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禁忌蜚愣了一下,道:“你知道?”

   “你知道的,我基本都知道。”封青岩一笑,道:“你名蜚,它名烛九,它的确是唯一没有被镇压过,基本不为世人所知的禁忌。只因,它化身为灰月,照亮了冥天……”

   禁忌蜚有些骇然,忍不住认真看着封青岩,道:“你是猜的吧?你真知道我在想什么?”

   “不知道。”

   封青岩道。

   这时,禁忌蜚反而无法确定,到底封青岩是猜的,还是真知道?不过,烛九的确是阴阳十六禁忌中,唯一没有被镇压,甚至不为世人所知的禁忌。

   这只因烛九乃是冥天的灰月。

   早时封青岩就觉得灰月古怪,只是不知道灰月就是禁忌烛九而已。

   现在他通过禁忌蜚确认了。

   不过,烛九乃是冥天的灰月,到底要不要镇压?

   若是镇压了,会不会对冥天产生巨大的影响,甚至导致无数生灵死去?

   阴阳十六禁忌中,或许唯有烛九有利于生灵。

   灰月于冥天,犹如太阳于阳间,对于生灵有着无法替代的作用,不可少……

   ……

   ……